神偷娘亲清醒点2作者桃夭-神偷娘亲清醒点2小说阅读

时间:2022-11-24 22:19:51作者:桃夭来源:zsy

小说简介:《神偷娘亲清醒点2》是桃夭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神偷娘亲清醒点2》精彩章节节选:雷。干什么? 那男子一声大吼,双眼怒瞪着她,凶神恶煞的模样。偷了我的东西,就这么走了? 女子开口,语气散漫,眉...

神偷娘亲清醒点2作者桃夭-神偷娘亲清醒点2小说阅读

003残虐金面男

轰隆隆。

马蹄声就在耳边回荡。

花洛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里,她只知道要逃,要保住这个孩子,这是那个女子生命的嘱托。

狂风呼啸,嗓子干裂,前方仍是漫漫大雪,花洛没命的奔跑,不时还要躲着那飞射而来的利剑,突然,她一个紧急刹车,死死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。

只因前方…… 万丈悬崖! 若不是她目力极好,对面的山峰折射出银白的远光,而她脚下不小心踢出的石子无声的坠落,她也发现不出前方竟是悬崖,一阵后怕,身上冷汗溢出,湿了衣襟,差点刚穿过来,就要摔个粉身碎骨。

正当花洛大口的喘气,庆幸自己的反应灵敏之时,马蹄声已停,嘶鸣声响起,身后追兵已至。

数百人。

个个黑色斗篷,手握长刀,死死的盯着她。

前有追兵,后是悬崖,花洛无路可走。

低下头看向怀中的婴儿,似是饿了,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,小嘴正吸允着自己的小拳头,无辜又可爱,花洛的心瞬间柔软,她在计算着,没有冲锋枪的情况下,以一敌百,她的胜率有多少。

结果…… 毫无胜算—— “沐安颜!” 正在这时,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,那声音比这寒天雪地还要冰冷…… 黑衣卫主动向两边分撤,空出中间的位置,一男子穿着黑色银边的斗篷,脸上带着半截金边面具,露出紧抿的薄唇,骑着一匹雪白的宝马缓步踏出。

瞧不见容貌,只有那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,深邃的仿佛暗夜明珠,好似能将人灵魂吸入的巨大黑洞,他端坐于宝马之上,贵气逼人,高高在上,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睥睨众生的冷漠。

“沐安颜,你怎么不逃了?” 他薄唇轻启,出声问道。

那声音毫无温度,甚至带着一丝冰冷的恨意。

花洛紧抱着怀中婴儿,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那个化尸消失的女子,她似乎是一个有着秘密的女人,而如今,她的消失成就了她的存在,相同的容貌,她本就是天外来人,却成功的被那个叫做沐安颜的女子给了一个新的身份,以后就算她有百口,也无法解释她的身份,因为从那女子消失的那一刻,从她接过孩子的那一刻,她就成了真正的沐安颜,好个聪明胆大的女子。

“我没有逃!” 花洛开口,脑中却急速的搜索着逃生之路。

眼前的男子给她的压迫感太大,这男人危险,心中的警钟已经敲响。

她此刻穿着沐安颜的大氅,连头发也包裹在帽子之中,这里没有一个人看出她其实是另外一个人。

“没有逃?呵呵……!” 男子冷笑,浑身散发出来的暴戾光芒让花洛心惊,而她甚至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谁,跟沐安颜是什么关系,而且轻易的不敢开口。

“弓来!” 那男子一声爆呵,身旁的黑衣卫恭敬的递上金色弓箭,花洛全身紧绷,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子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杀意。

那男子弓上搭上三支羽箭,对准花洛,准确的说是对准花洛怀中的孩子。

“沐安颜,只要你说出这孽种到底是谁的,本君或许可以饶你一命!” 弓在弦上,下一刻就要爆射而来,而那男子冷漠的话让花洛一颤,在没有冲锋枪,轻功满天飞的古代,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着他。

这沐家安颜到底得罪的是什么人,眼前这个男子自称‘本君’,这身份必然是位于高位的,什么身份呢? 是因为给这位金面男带了绿帽子?所以才被追杀自此吗? 不! 那沐安颜气质空谷幽兰,容貌倾城绝美,贵族之女,断不是这样的人,想必便是眼前这金面强迫了人家,害的人家惨死,还骂人家的孩子。

想到沐家安颜临死前决绝的模样,花洛心中又难受,又火大,她不算是个心软的人,更不喜多管闲事,可是这一刻她真的是不想负了那女子的嘱托,想护住这个孩子。

眸光骤凉,抱住孩子的手紧了紧,那一声‘孽种’刺痛花洛的心。

怒气心头起,恶从胆边生。

花洛一哼,冷笑出声,眯起的眼妖如魅狐,嘴角的笑淡薄而又讽刺,当即反唇相讥,对着那坐于高头大马上的男子呵道,“你才是孽种,你全家都是孽种,王八蛋,长的人模鬼样,难怪不敢用真面目示人,带个面具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算什么本事?” 话落,只听见一地抽气的声音,黑衣人个个睁大眼睛,像是见鬼一样的盯着花洛。

她话音一落,就见那些黑衣人见震怒的盯着她,然后齐刷刷的翻身下马,惶恐的跪在地上。

“主子息怒!” 马背上的男子浑身杀气沸腾,花洛似乎看到一种黑暗的力量在他的周身凝聚,他墨黑的发丝在冰天雪地之中狂乱的飞舞。

手中的弓箭拉起,对准了花洛。

“沐花洛,看来你真的是自寻死路!” 他的声音那么冷,那么冰。

没有一丝温度。

面具下的双眼……冷厉无比,血光残虐。

箭在弦上,一触即发,可是他却没有放下手指,似乎是在欣赏花洛死亡前的恐惧。

“你杀不了我!” 花洛妖孽一笑,抱着怀中的孩子慢慢后退,却冷冷呛声。

“杀不了你?你以为我不舍得?” 那面具男子听到花洛的话,似是感到无比的好笑,话中充满不屑,他完全误会了花洛的意思。

花洛猜不准这男子跟那个与她同名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关系,多余的话也说不得,身后是万丈悬崖,她唯一的逃生之路,只目光死死的盯着这男子,暗忖着,若这男子手中的箭射了过来,她躲开的几率有多大。

见花洛不说话,那金面男子一声冷笑,对着跪在地上的百名黑衣卫道,“这女人赏你们了!”

排行榜